云軒閣 > 都市言情 > 萬萬不可 > 6|墮落也
    一秒記住【云軒閣 www.dklnhjp.cn】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www.dklnhjp.cn,最快更新萬萬不可最新章節!

    “外大母,我才不是為悅己者容呢,我是覺得把自個兒扮得美美的,自己看著舒服養眼,人也精神。” 馮蓁鼓著臉,隨即又對著鏡中的長公主道:“外大母,今兒的這個發式你喜歡么?”

    原來說話間,馮蓁已經替長公主梳好頭了。人年紀大了,頭發就難免稀疏而且白頭發是怎么拔也拔不干凈。馮蓁給長公主梳的發式都是簡單而顯得發量多的。雖然未必就比平日給長公主梳頭的梳頭娘來得好,但重要的是這片心意。何況她手里出來的發式也的確很新穎。

    不過長公主哪兒能讓馮蓁把話岔開,“明日你早晨不用過來給吾梳頭了,用過飯就去夫子那兒。先寫幾篇字來吾瞧瞧,可不能叫人笑話。”

    馮蓁急道:“那哪兒行啊,我一樣來給你梳頭行不行?夫子那兒也不耽擱。外大母。”她的薅羊毛計劃絕對不能被阻礙。

    “不用。”長公主拒絕道。

    馮蓁嬌糯糯地道:“外大母不怕的,阿姐平日還能督促我呢。我阿姐的德容言功都是頂好的,才華也不輸人,當初在西京,琴棋書畫也是各女君里拔尖兒的,如今再學一學,只怕在上京也沒多少人能贏過阿姐呢。”馮蓁逮著機會就開始夸馮華。

    實際上馮蓁還真沒有夸大其詞,等兩姐妹寫的字都送到長公主跟前時,長公主的臉色可不好看得厲害。

    馮華的字,大字縱橫捭闔,氣度闊然,不仔細瞧還真不容易察覺是出自女子之手。而簪花小楷又盡得衛夫人真髓,嫻雅婉麗。

    馮蓁的字,其實也不差,但跟馮華的字擺在一塊兒就很不夠看了。

    馮蓁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弱點,她這輩子所有的精力都用在“游手好閑、吃喝玩樂”八個字上面了,功課上若非馮華逼得緊,真真可以說是“不學無術”了。

    長公主一見這字如此不濟,當即又讓人搬來琴、棋,考教馮蓁,然后那臉色可就黑得跟鍋底灰似的了。

    “呵,陽亭侯夫人就是這么對待自幼失祜的侄女兒的么?以為打發你們吃飽飯就行了?”長公主不怪馮蓁,直接把她們大伯母給罵上了,“她以為是打發叫花子呢?好好的女君,養在她手里,卻是個什么都不會的?”

    “呃。”馮蓁被罵得臉紅了,好歹上輩子也是學霸級人物,不就是這輩子想偷個懶么?“外大母,不怪伯母的,她已經給我和姐姐請了西京最好的先生。都怪我自己天生就無才。”

    “胡說,你父親是大才子,碩兒也是上京最有名的才女,你是他們的女兒,豈能無才?”長公主斥責道。

    馮蓁無語了,上輩子千軍萬馬過高考的獨木橋,職場上也拼死拼活地往上爬,最后又如何,臉不好,最后還不是遍體鱗傷?這輩子好不容易仆從成群,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她這不就是“自甘墮落”了么?可不想這飽經滄桑的靈魂再被折騰一次呢。

    “外大母。”馮蓁依偎到長公主跟前,也不怕她臉黑,“我不學那些不行嗎?我從小就不喜歡那些。”

    “那你喜歡什么?”長公主冷臉道,她問這話可不是真關心馮蓁喜歡什么,而是等著接下一句呢。

    馮蓁卻像是沒察覺似的,反而討賞似地道,“外大母,我跳舞和騎馬、射箭都可厲害了。”

    城陽長公主忍不住想翻白眼。

    華朝皇室有著鮮卑血統,南下而牧中原,骨子里喜歡唱歌跳舞的天性卻依舊在。無論男女,騎馬也自然不在話下。

    可如今南下中原多年,因為逐漸受了中原風俗的熏陶,如今貴族女郎卻已經不再習舞練歌了,尋常雅集都是談詩論畫,彈琴下棋,至于那跳舞什么的已經逐漸淪為了教坊女子邀寵的手段了。

    不過城陽長公主年幼時,宮中還是崇尚草原習氣,那時的宮宴飲酒之后,帝后同舞都有,現在么可再沒人提了。

    城陽長公主想著幺幺自小在西京長大,前些年朝堂上波譎云詭,她也顧不上這對姐妹,以至于幺幺在靠近草原的西京自然偏愛騎馬射箭等,而不親中原文化。

    于是城陽長公主看馮蓁的眼神就帶上了一絲同情,“幺幺,如今上京的貴女雖說也習騎射,但琴棋書畫這樣高雅之藝才是怡情養性的根本。以你現在的水平,將來出門做客難免會被人笑話的。”

    “那我還會調香呢,也可好了,外大母。”馮蓁不死心地掙扎道。

    長公主瞪了她一眼。

    馮蓁可憐兮兮地道:“可是下棋真不行,外大母。”馮蓁敲了敲自己的腦袋,嬌憨地道:“這兒笨。”

    長公主就沒見過說自己笨說得這般理直氣壯的,被氣得連連冷笑。

    然而不管長公主冷笑得多滲人,馮蓁卻沒退一步。

    “行,棋可以不學。”長公主終于退了一步,心里卻道,這小姑娘的脾氣養得還真像西京人,又臭又硬。

    “外大母。”馮蓁扯了扯長公主的袖口,眨巴著長長睫毛,楚楚可憐地道:“吟詩作賦也免了行嗎?”

    眼看著長公主就要發毛,馮蓁趕緊道:“可是我還會唱曲,外大母,要不我給你唱一支吧,行嗎?”

    唱歌跳舞的確是馮蓁的強項。上輩子從小就上舞蹈班,后來雖然沒走專業道路,但基本功那是真扎實。在□□,每次孩子們的才藝表演,不是歌就是舞,反正不離吹拉彈唱,哪兒有上臺給人吟詩作畫的呀?或者說上臺一鞠躬,跟人說我給大家表演一下下棋?這不是扯淡么?

    長公主頭疼了,“這些都給你免了,你還能學什么?!你少跟我得寸進尺,黃氏究竟是怎么教孩子的呀?”便是長公主這般修養的人,都被氣得拍桌子了。

    好在長公主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朽木不可雕,也不能下大刀,再且也憐惜她身子弱,最終馮蓁的課業就剩了兩項,念書練字和習琴。

    錯了,馮蓁怕習琴傷她手指頭,最后討價還價改成了吹洞簫。

    馮蓁跟長公主的這一番討價還價馮華都目睹了,私下里不由撫著胸口抽著冷氣對馮蓁道:“幺幺,你也忒大膽了,怎么能那般跟外大母說話,她要是厭了你怎么辦?即便真是不喜歡那些課業,緩緩圖之就是了,何必如此直白。”

    馮蓁貌似天真地道:“阿姐,外大母就是咱們最親的人了,難道有話也不能直言?”

    兩姐妹的話一字不漏地都傳進了長公主的耳朵,不由感嘆,“華兒的心性著實不錯,質慧且韌,可惜了……”也不知長公主可惜什么。“幺幺這性子就,哎,說得好聽是赤子天真,說難聽點兒不是傻么?這要是嫁了人,哎……模樣也……”稍微差了點兒這種話長公主到底還是沒說出口。

    旁邊聽著的漪瀾半句也不敢接腔,不過她心里卻十分清楚長公主在惋惜什么。

    九月菊黃時,馮華便及笄了。城陽長公主請了同為長公主的平陽長公主做馮華的主賓為她加笄,所以馮華的及笄禮辦得十分隆重,在上京的貴女里也算得上是頭一份兒了。

    須知平陽長公主也是從龍有功之人,深得今上的愛重,更可貴的是她遠比城陽長公主幸運太多,駙馬健在,宮廷叛亂那一戰里她的兒子不僅活得好好的,還立下了大功,都道她是上京最有福氣的老太太。

    人有福氣,待人接物就難免和藹些,皇室一眾小輩愛戴這位姑祖母可遠勝過城陽長公主。

    馮華及笄禮那一日,馮蓁起得比她還早,坐在妝奩前不停挑揀自己這幾年來制的胭脂、口脂、眉黛之類。

    宜人站在馮蓁身后替她梳著頭,“女君,奴瞧著這些時日的藥膳對女君大有好處呢。”

    “嗯?”馮蓁沒走心地疑惑了一聲。

    “女君頭上這新長出的頭發,又黑又亮,梳著也光滑,比以前可好多了呢。”不止是好多了,簡直就是天壤之別。若是繼續這么下去,馮蓁就能擺脫黃毛丫頭的名聲了。

    馮蓁聞言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頭頂,頭發的確光滑了許多,摸著就像上等絲綢的質感了,可不像以前毛毛躁躁的,摸著像稻草。只是這是不是藥膳的功效就值得商榷了。

    馮蓁摸了摸胸口,她那桃花源里的池子雖然當初已經擴大到澡盆大小了,然則薅長公主的羊毛每日只能讓那池子里的瓊漿玉液漲到海碗大小,喝了之后就不夠沐浴和洗頭了。

    馮蓁琢磨著真得想個法子多薅點兒羊毛才是,否則她這養顏的事兒得耗到何年何月啊?

    不過現在卻不是愁這些的時候,馮蓁讓宜人麻利地給她梳了頭,就抱著自己的寶貝百寶箱跑去了馮華的屋里。“阿姐,今日讓我給你畫眉如何?”

    有實在旁邊急道:“蓁女君,今日是女君的大日子,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我知道不是鬧著玩兒的,這才來幫阿姐嘛。今兒一定要讓阿姐艷驚四座,把名聲一氣兒地打響。”馮蓁道。她敢夸下這樣的海口自然是因為對□□化妝術的自信,不是馮蓁瞧不上有實的手藝,實在是現在的人化妝手段太簡陋了,只會拿□□往臉上敷,跟建筑工敷墻似的。

    “幺幺。”馮華也有些擔憂,可又不愿傷了馮蓁的心。

    馮蓁道:“阿姐,反正今兒時日還早,你就讓我試試嘛,好不好?”馮蓁撒嬌地摟著馮華的手臂道。

    馮華向來是抵御不了馮蓁的撒嬌的,只好無奈點頭。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最好的时时软件 中彩zzyzcczzyzus 申达股份有利好消息 新疆十一选五 甘肃今曰11选5中奖规则 福建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上海天天彩选4d 股票尾盘大单买入是 七乐彩玩法中奖规则 体彩7位数中奖规则 福彩3d双彩图 吉林11选5前三直遗漏 福建36选7开奖今晚 甘肃省快3今日开奖 美林配资 3d福彩007的对应码是多少 江西体彩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