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軒閣 > 歷史軍事 > 大宋最狠暴君 > 第108章 給老子炸!(第四更!求票!求訂閱!)
    一秒記住【云軒閣 www.dklnhjp.cn】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云軒閣小說 www.dklnhjp.cn,最快更新<a href="http://www.dklnhjp.cn/book_152071/">大宋最狠暴君</a>最新章節!

    趙桓一直感嘆的人心不古,世風日下,又一次在夏州城外的戰場上得到了驗證。

    完顏宗望被掌心雷炸過,完顏宗瀚同樣被掌心雷炸過,但是完顏宗瀚在遣使邀請西夏人進攻大宋的時候,卻只字未提掌心雷的事情。

    所以西夏鐵鷂子就倒了大霉——

    一開始是接連響起的爆炸聲驚得重甲戰馬受驚發狂,而后四處橫飛的彈殼破片就直接使得被鉤索絞聯起來的戰馬不斷送命,結果就是被李良輔寄予厚望的鐵鷂子還沒等沖近大宋的軍陣就先亂成了一團,被摔下戰馬的騎兵更是直接死了個七七八八!

    “可惜了啊!”

    王稟舔了舔嘴唇,滿是興奮的臉上還帶著幾分心痛:“這一波震天雷炸下來,好幾萬貫的震天雷沒了不說,這鐵鷂子也他娘的跟著沒了!”

    “沒了的好。”

    折可大道:“鐵鷂子畢竟是西夏的精銳,就算留下他們,也未必就能真心歸降,到時候說不定就成了禍患。”

    “禍患個屁!誰知道這些鐵鷂子這么不經炸!還說什么萬里挑一的精銳,我呸!”

    王稟毫不客氣的懟了折可大一句,然后又痛心疾首的叫道:“早知道他們這么廢物,我好歹也得少埋幾顆震天雷啊我!這下子好了,沒了,都他媽沒了!本來能賣好幾萬貫的鐵鷂子就這么被炸沒了!”

    “……”

    折可大也只能哭笑不得的安慰道:“正臣兄放心,西夏肯定還有鐵鷂子,而且還有一支擒生軍,這兩支軍隊都是西夏的精銳,其中盡是些青壯,到時候再抓便是。”

    但是折可大的安慰并沒有起到什么作用,因為王稟已經心痛到快無法呼吸了:“再抓?西夏那些蠢貨的狗腦子不太靈光,今天干掉了李良輔,后面還會有張良輔、王良輔,而且這些蠢貨肯定還會派鐵鷂子和擒生軍打頭陣,到時候咱們還是得炸,鐵鷂子和擒生軍還是得死。一想到這個,我這個心啊,它就肝腸寸斷了啊!”

    王稟的心有沒有肝膽寸斷,李良輔不太清楚,但是李良輔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心已經開始滴血了。

    鐵鷂子乃是景宗李元昊所創立的重裝騎兵部隊,除了用它作為西夏最高統治者的護衛、儀仗外,同時還是西夏軍隊之中的絕對主力,吃得好,裝備好,補給充足賞錢高,屬于用來沖鋒陷陣、突擊敵陣的“前軍”,一度和宋朝的靜塞軍,遼國的鐵林軍、皮室軍,金國的鐵浮屠并稱于世。

    而這次帶過來的兩千鐵鷂子,不說是整個西夏所有的鐵鷂子,基本上也差不多了——西夏的體量在那里擺著,裝備三千鐵鷂子已經是舉傾國之力了!

    如今可倒好,兩千鐵鷂子按照往常慣用且無往而不利的魚鱗陣發起沖鋒,但是還沒等著接觸到宋兵呢就差不多已經傷亡殆盡,就算是當今皇帝不追究自己的責任,自己又該如何去面對長眠地下的景宗皇帝!

    “卻又該如何是好?”

    李良輔傻傻的瞧著尸橫遍野的戰場,整個人已經心神大亂,直到過了好半晌之后才想起來自己身后還有一支擒生軍。

    “傳令下去,命擒生軍沖陣!”

    李良輔咬了咬牙,沉聲道:“告訴他們,這是他們成為鐵鷂子的機會!”

    不得不承認,李良輔也確實算得上是個人物,僅僅是一句口頭承諾就讓數萬擒生軍激動了起來,就連因為鐵鷂子全軍覆沒而落至底谷的士氣也重新振奮了起來!

    然而也僅僅只是這樣兒了——

    士氣如果能對戰爭起到決定性的作用,那蔣公麾下的百萬大軍早就把倭奴趕回了老家,當時還沒有發達起來的兔子也早該被剿滅才是,又何至于后來一敗再敗,最后敗得獨走臺灣!

    而西夏……即便有鐵鷂子的存在,大宋的軍隊也僅僅只是吃虧在無法追擊方面,在其他的地方也未必就比不過西夏的軍隊。如今鐵鷂子還沒等建功立業就全軍覆沒,剩下的那幾萬擒生軍,就更不是折家軍和太原軍的對手了!

    折可適獰笑著搖了搖頭,又捏了捏拳頭,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響聲后高聲喝道:“兒郎們!”

    王稟卻慌忙拉住了折可適,問道:“你干什么?”

    “抓西夏奴好換錢啊。”

    折可適理所當然的說道:“現在鐵鷂子已經沒了,剩下的擒生軍不就是上好的西夏奴?你要是再炸上一番,可就虧得更多了!”

    “那也得炸!”

    王稟一臉肉痛的說道:“之前我沒想到這些鐵鷂子這么不經炸,居然連鐵浮屠都比不上!”

    ???

    折可大和折可適兩兄弟就這么一臉懵逼的瞧著王稟。

    什么時候,威震天下的鐵浮屠成了弱雞的代名詞?還是說,這些跟著官家一起打過仗的將領都變得這么豪橫?

    王稟卻無視了折氏兄弟的目光,接著說道:“所以一不小心,我就多埋了點兒震天雷……這東西很容易就炸,而且不分敵我,你們現在沖過去,很容易就會誤傷。”

    聽到王稟這般說法,折可大不自覺的咽了口唾沫,又舔了舔嘴唇,問道:“你到底埋了多少!”

    “嘿嘿嘿。”

    王稟頗為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答道:“大概……也就是那么五千枚?”

    說完之后,王稟又扭頭對王荀道:“剛剛炸了多少?”

    王荀躬身答道:“就只炸了三千枚,還有兩千沒炸!”

    “三千?老子打死你個敗家玩意!”

    王稟頓時就炸毛了,叫道:“一枚好幾貫錢的震天雷,你給老子炸了三千?這日子還過不過了!”

    折可大趕忙攔住已經抽出鞭子的王稟,勸道:“正臣兄息怒!息怒!幾萬貫錢的事兒,不值當生這么大氣,回頭多賣幾個西夏奴就出來了。”

    王稟這才哼了一聲,一邊就坡下驢的放下了鞭子,一邊又吩咐道:“待會兒等那些西夏奴沖過來之后先不要炸,要等他們多跑過來一些之后再給老子炸,聽到沒有!”

    “諾!”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最好的时时软件 恒瑞行配资 北京快三多少期结束 股票的价格是怎样决定的 2019年香港今晚开奖结果 北京塞车pk10官网开奖 安徽11远五走势图 排列三的和值表 pc蛋蛋特码 上海福彩选四走势图 福建22选5号码 北京快中彩奇偶走势 温州股票融资 湖南福利彩票快乐十分遗漏 最好的股票行情软件 大发快三哪个平台正规 时时彩票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