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軒閣 > 都市言情 > 醫者無眠 > 84 父子相見
    一秒記住【云軒閣 www.dklnhjp.cn】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云軒閣小說 www.dklnhjp.cn,最快更新<a href="http://www.dklnhjp.cn/book_152360/">醫者無眠</a>最新章節!

    任海濤回到麻醉科,一路琢磨著要把剛剛吳冕老師說的事情都記一下,然后耐心研究,把這變成自己的本事。話說吳冕老師的水平是真高,比自己在帝都認識的老師水平都要高。

    一路急匆匆過趕回來,任海濤生怕自己忘了什么細節。

    剛剛吳老師指揮搶救的過程可以說是相當經典,判斷準確,尤其是最后在血壓還沒升上去的時候就敢用甘露醇,相當有自信。

    回到手術室,還沒等任海濤去重新校正搶救記錄和麻醉記錄,徐主任站在走廊里遠遠的招呼他。

    “海濤啊,你來一下。”

    “好的主任。”任海濤心里有些害怕,徐主任平時為人嚴厲,略有些小刻薄,這時候叫自己過去干啥?

    難道說要因為過敏性休克的事情處分自己?

    任海濤心里面嘀咕著,走到主任辦公室。

    門開著,徐主任已經回到辦公室坐好。不一樣的是,他竟然戴著花鏡。

    “主任。”任海濤假假的敲了敲門。

    “進來吧海濤。”徐主任招手說道,“今天搶救的時候,吳老師說的那一堆英文到底是什么意思?”

    “主任,是B超指引下進行有目的搶救的一種方式。”任海濤知道徐主任英文不好,平時特別討厭人用英語說話,認為太裝,所以很簡單的解釋了一句。

    徐主任沒說話,而是繼續翻面前的一本期刊。

    “現在……現在……協和、北醫的重癥監護室里都用這技術,咱們icu的錢主任也去學了……”任海濤摸不清楚徐主任的意思,斷斷續續的解釋道。

    “年前你跟我提申請要去協和進修,就是為了學這個?”

    “……”

    “好東西,好技術,還是應該學。”徐主任把雜質合上,“啪”的一聲,隨后問道,“進修我沒同意,有我的考慮。今年老蘭要退了,有個副主任的位置,你還是很有可能爭取一下的。”

    他只說到這里,剩下的都是領導的關心與留白,任海濤懂。

    “主任,謝謝,謝謝。”任海濤言不由衷的說道,他也知道徐主任只是和自己客套一下,絕對不能當真。

    “不過你是怎么學的?”徐主任問道。

    “我……休年假的時候我愛人單位要加班,本來準備去海南的。她走不開……我就去協和……”任海濤小聲說道。

    徐主任扶了扶老花鏡,拍了拍面前的雜志,笑呵呵的說道,“我就是好奇,行了,你快去補記錄吧。”

    任海濤心里懸著,據了個躬,從主任辦公室出來,順手把門帶上。

    當任海濤走出辦公室之后,徐主任的眉頭鎖了起來。

    ……

    ……

    吳冕換衣服,打了個電話。

    老爺子已經趕過來,正在病房外面等著。

    有人受傷,指揮部的人肯定要來,這面有一大堆的事情需要處理。因為山火沒完全熄滅,這面情況還算穩定,所以吳仲泰并沒在第一時間趕過來。

    如今山火已經熄滅,他終于能來看一眼。

    吳冕換了衣服快步下樓,遠遠就看見一堆人在走廊門口,或蹲或站,一看就是指揮部的那群人。

    他們雖然沒上一線,但在指揮部里熬了一天一夜沒睡,也都人困馬乏。

    燒傷科李主任正在和吳仲泰解釋什么,遠遠的看見吳冕走過來,他嚴肅的臉上馬上堆滿笑容,“吳老師,您下來了。我聽說上面搶救很成功?”

    “嗯,還行。”吳冕走過來,腰已經微微彎下。

    李主任嚇了一跳,這是咋回事?吳老師干嘛跟自己這么客氣?

    “爸,你來了。”吳冕說道。

    “……”直到這時候李主任才知道眼前這位是吳冕的父親。

    “老爺子,您來了。”薛院長緊跟在后面,熱情的伸出雙手,和吳仲泰握手。

    “薛院長,您看這又麻煩您。”

    “哪里的話。”薛院長笑呵呵的說道,“醫院就是治病救人的地兒,沒什么麻煩不麻煩的。”

    “尖刀班怎么樣?”吳仲泰見吳冕摘了墨鏡,也沒帶那雙黑色小羊皮手套,覺得有些奇怪。但是吳冕看著沒什么事兒,便徑直詢問消防員的傷勢。

    李主任接過話題,把5人的情況都說了一下。

    白大林的傷勢較重,其他人都還好,說是住院,其實是觀察幾天,沒事就能出院。

    有傷無亡,吳仲泰終于放下了心。

    “爸,這面有我盯著,你放心。”吳冕說道,“那個……我媽怎么樣?”

    “我沒跟她說,就說你再省城負責搶救。”吳仲泰說道。

    吳冕豎起拇指。

    “你媽心里裝不住事,這要是告訴她實情,估摸著這時候你該照顧你媽了。”吳仲泰道。

    “沒告訴她就好。”吳冕笑了笑。

    吳仲泰怔了一下,伸手摸吳冕的頭。

    “啊?”

    “小冕,你腦子受傷了?”吳仲泰詫異的問道。

    “沒啊。”

    “胡扯,我最后一次看你笑,還是你上大學,我送你去學校,咱們一家站在協和醫科大學門口照相片的時候。”

    “哪有,那年過年回家,咱們照全家福我也笑了。”

    “你今天是怎么了?”吳仲泰有些憂心忡忡的問道。

    “沒事,真的沒事。”吳冕張開雙臂,把老爺子抱在懷里,拍了拍他的后背。

    曾經堅實如山的漢子也耐不住歲月催磨,皮膚松弛,肌肉軟塌塌的。

    “爸,別擔心,這面有我。”吳冕在老爺子耳邊說道,“我要在這兒待幾天,至少半個月。等白大林燒傷的位置結痂,我給他做植皮手術。”

    “你……行么?”吳仲泰很顯然不習慣這么親熱的舉動,把吳冕推開。

    “我是……算了,說了你也不懂。”吳冕站穩,和吳仲泰說道,“錢夠不夠?”

    “尖刀班的住院費不夠也得夠。”吳仲泰很堅定的說道。

    “別太為難,要是有困難可以跟我說。”

    “小冕,大概要多少錢?”

    “200萬左右。”

    “……”吳仲泰臉上的皺紋似乎深了許多。

    這筆錢吳冕都沒敢往高了說,而且沒算自己這個世界頂級專家的醫療費用。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最好的时时软件 世界主要的股票指数 辽宁十一选五app官方下载 黑龙江22选5走势 黑龙江11选五5前三组跨度 彩票下载app送28 福建省体彩3l选7走势图 002568股票行情 股市行情查询 北京快中彩玩法介绍 广西11选5哪个彩票平台 甘肃快三 期货配资怎么做 美东2分彩开奖直播 天津体彩11选5走势图 大类配资 江西十一选五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