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軒閣 > 武俠修真 > 五行御天 > 第1833章:調和矛盾(續)
    一秒記住【云軒閣 www.dklnhjp.cn】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www.dklnhjp.cn,最快更新五行御天最新章節!

    “我很難相信你會為我考慮,直說了吧,你有何用意?”陰尊沉默許久說出這句話來,她確實很難相信戚長征,也怪戚長征留給陰尊的印象太差,在仙界的名聲還不好。

    “我能有什么用意?”戚長征氣道,“為你著想不是應該的嗎,過去的事不提,現在寒玉是我仙侶,你是寒玉娘親,我不為你考慮也該為寒玉考慮,寒玉雖然不在我面前提你,可我知道她始終記掛著你。你就說你愿意不愿意吧,愿意的話,等洧茹從下三天歸來,我和她談,不愿意就當我沒說過。”

    陰尊深深看了戚長征一眼,回頭離開,也沒說愿意不愿意。

    “什么人啊,好心當成驢肝肺,還不相信你,她也不想想以你現在的身份境界在這種事情上能說謊嗎,不識好人心……”九空的聲音從戚長征身后傳出,“我跟你說,你就不該對她這么客氣,更不該笑臉對她,像她這種心高氣傲又強勢的仙尊,你以誠相待她反而看輕你。”

    “你不懂,我給她臺階下,她感激我還來不及呢,不會看輕我的。”

    “沒看出來,她那樣像是感激你嗎?”

    “我說是就是,她心里一千一萬個愿意,只是礙于面子感激的話說不出口而已。”

    “我呵呵了。”

    戚長征回手一招,九空被他從虛無中拽了出來。

    “你干嘛呀?”

    “還能干嘛,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你現在是九后,是我老婆,不是我的護衛,不要總隱在暗處,就坐我身邊。”

    “我不要,不習慣,師尊說過,玄龍就該隱在暗處,如非必要絕不露面,我聽師尊的。”說著又要隱入暗中。

    戚長征拉著她說:“天沐也曾是你師尊,接下來我要和她見面,你隱在暗處合適嗎?”

    九空糾結道:“她……她不見得能發現我,再說我也不想面對她,我都不知道該叫她什么。”

    戚長征說:“你是少后,按理來說她見了你也該先對你行禮,你愿意叫她就叫,仙尊也行,前輩也行,不愿意叫就不叫。”

    “那哪能行,正式場合也就罷了,私下見面不合適,不論怎樣她都曾是我師尊,對我也算不錯,見了面不稱呼更不合適。”

    戚長征撇嘴道:“我可沒看出來她對你不錯,那是在利用你。”

    九空卻道:“姜九黎還曾是我爹呢,也沒少利用我,你能說他對前世的我壞嗎?”

    “那不一樣,九黎是九黎,天沐是天沐,出發點就不一樣。”

    “那是你小心眼才會分得那么清楚,你不是我,體會不了我的感受。不論九黎還是她至少都照顧過我,愛護過我,沒有他們我還不知道會不會和你產生交集,你不懂。”

    “行行行,你說得對,我小心眼,我不懂,我只知道我能遇見你前世托了九黎的福,遇見你今生托了天沐的福,對天沐客氣一點總行了吧。”

    九空想了想,才道:“那倒不用,你該怎么對她還怎么對她,大事上我不

    懂。”

    戚長征笑了起來,掐了一把九空臉蛋,笑說:“你不是不懂,你只是不好意思面對,臉皮不夠厚。”

    九空一副羞答答的模樣,“什么話從你嘴里說出來都那么難聽,你是厚臉皮,我這叫羞澀。”

    戚長征失笑道:“行,你羞澀,那你到底見不見天沐呢?”

    “不見。”

    “不見就不能留在偏殿內,免得被發現難堪。”

    “要你管,你談你的正事,我做我的護衛,陰尊就沒有發現我的存在,我就不信她能發現我。”

    戚長征搖搖頭道:“你是真不明白還是裝不明白?陰尊沒有發現你不代表發現不了你,那是因為她雖對我不滿卻對我不抱敵意,天沐不同,我敢肯定她進殿第一時間就會查探周圍。”

    “那我更要看看她能不能發現我。”九空反而興奮起來,甩開戚長征的手隱于暗中。

    “這是什么邏輯……較勁嗎?”戚長征想不通。

    戚長征的安排終究沒有實現,黃閣老去請天沐仙尊的時候,楊戩與風雷二尊已結束較量,戚長征只能延后與天沐仙尊交談。

    楊戩走出仙斗場便直接離開,從風雷二尊臉上也看不出哪一方獲勝,事關天庭少帝與風雷二尊臉面,戚長征當然不會去問勝負,也沒有其他仙尊會去問勝負,幾位仙尊倒是沒有離開,就在殿內等候九老歸來,佛祖也同樣留了下來。

    戚長征與風雷二尊聊了幾句,陰尊找了過來,問他洧茹何時能歸,戚長征說也就這幾天的事情,陰尊沖他點點頭走開了。

    這就是一個和解信號,戚長征挺滿意。

    又與金土二尊聊了幾句,說的都是金無雙與廣和山人的話題,另一邊陽火二尊在那低聲交談,水尊卻是孤零零坐在角落位置,也不知是陽火二尊開始疏遠她還是猜測戚長征會去找她交談刻意避開。

    戚長征走了過去。

    “怎么?少帝是要找我戰上一場?”天沐仙尊面含冷意,顯然是對戚長征先前敷衍以對不滿。

    戚長征輕哼道:“給你一個試探我實力的機會,有膽跟我來。”

    戚長征沒有往偏殿去,直接進入仙斗場。

    幾位仙尊都好奇起來。

    戚長征的修煉進度在他們看來一直都是個謎,甚至個別仙尊對戚長征的印象還停留在二十年前,那個時候戚長征還未突破陰陽極境。

    就是在二十年前,戚長征閉關突破,他們一直以為戚長征閉關突破用去的時間長達十七年,超過仙界有史以來晉升風極境最長年限十六年。

    后來戚長征自天外天歸來,并帶回滅世,他們才知道戚長征閉關年限只有十四年。隱瞞著他們穿梭虛空而去,歸來卻已擁有斬殺滅世的實力,難以置信的同時,也讓他們重新審視戚長征,再沒有哪位仙尊敢于小覷。

    然后就是下三天祖界六年閉關,那一道長達三個月的空間裂縫,預示著戚長征邁入虛空境門檻,而當那道空間裂縫隱沒

    不見,戚長征順利晉升虛空境,初步具備掌御空間的能力。

    自戚長征鑄就仙軀算起,從一位小仙到初步掌御空間堪堪百年光陰。

    百年,對于凡俗而言,或許就是一生,而對于仙人而言,太過短暫,或許一個小境界的提升就要用去百年時光,而戚長征卻能在如此短暫的百年時間內成為繼大帝之后的又一位掌御空間的仙人,他們除了驚嘆就是難以置信。

    其實到了今時今日,哪怕戚長征不去在乎帝位之爭,九尊也基本喪失爭奪帝位的心思,不論是從備戰滅世的角度出發還是戚長征匪夷所思的修煉進度,都讓九尊興不起爭帝之心。

    要不是這樣,佛祖不可能輕易被戚長征說服,上頂仙尊與侗鼎仙尊也不會放下成見與戚長征長談,包括陰尊態度轉變。

    都是存活過千萬年歲月的老仙,心里其實都明白,只是需要一個臺階緩和關系,戚長征一個個找過去可不就是給他們臺階下。

    包括現在的水尊。

    戚長征言明給她一個試探實力的機會,她反而猶豫起來,見到戚長征連仙斗場的殿門都沒有打開,直接穿越進入,天沐仙尊在其他仙尊的注視下腳步不知不覺慢了下來。

    她心里也沒底,很是擔心成為第一個敗在戚長征手中的仙尊。

    只是再長的路也有走完的時候,何況到仙斗場只有百丈不到的距離。

    轉眼天沐仙尊走到仙斗場前,事已至此,多想無益,她深吸口氣,打開殿門。

    “可容我等一觀?”土尊在身后問道。

    真是擔心什么來什么,天沐仙尊暗暗氣惱,頭也不回的道:“前一場你等為何不求一觀,偏偏要來觀我作戰是何居心?”

    戚長征的聲音從仙斗場內傳了出來:“無妨無妨,又不是真個交手,比劃兩下也就是了,都進來吧,回頭我還打算與風尊交流一番。”

    聲音忽東忽西,忽左忽右,天沐仙尊竟是未能察覺戚長征所在,不由更是擔憂。

    祖界少帝都開口了,仙尊們蜂擁而入,一個個經過天沐仙尊身邊的時候都要看她一眼,搞得她越發氣惱,卻又無可奈何。

    最后連佛祖也走了進來,他倒是沒有去看天沐仙尊,而是與其他八尊一般進入仙斗場之后便將感知釋放出去,尋找戚長征方位。

    而戚長征不再開口之后,就像是完全失去蹤跡一般,無論九尊與佛祖將感知覆蓋仙斗場每一個角落,都沒有發現他的蹤跡。

    這個時候,天沐仙尊反而有松了口氣的感覺,并不是她自己發現不了戚長征存在,比她強的幾位仙尊以及佛祖也同樣發現不了。

    然后,戚長征笑瞇瞇的顯露身形,對天沐說:“我在這里,你來捉我,以一刻鐘為限,捉到我算你贏,捉不到我也不算你輸。”那語氣著實可恨,就像是對小朋友說話那樣。

    天沐仙尊哪里受得了這個氣,一聲冷哼,徐徐升空,在戚長征身前不遠處懸停下來,面罩寒霜。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最好的时时软件 足球比分直播500 干什么中介最赚钱 快速时时彩是哪里开的 广告赚钱的商机 美国赚钱怎么赚差价 捕鱼来了vip8价格表 金凤凰彩票苹果 什么广告软件不用买就能赚钱的 老11选5--快乐彩 有什么赚钱知识的书 快三有没有稳赚不赔的 爱彩网 福建11选5中奖金额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预测 奔驰宝马修理厂 边拍视频边赚钱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