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軒閣 > 其他小說 >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 第1100章 自毀
    一秒記住【云軒閣 www.dklnhjp.cn】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云軒閣小說 www.dklnhjp.cn,最快更新<a href="http://www.dklnhjp.cn/book_121708/">重生星際之鳳九娘</a>最新章節!

    這一次,鳳昀哭個不停。

    鳳殊不知道他為什么又突然嚎啕大哭,便只是沉默地看著他。

    鳳山還以為是自己的話將人惹哭了,起初還說了幾句俏皮話嘗試緩和鳳昀的情緒,然而他越勸鳳昀越哭,而且還沒完沒了的架勢,他便也不敢再開口了,第一次露出了尷尬的表情來,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鳳昀哭到后頭,也意識到還有外人在,不好意思地使勁抹眼睛。

    “對不起。”

    他向鳳山道歉,鳳山越發手足無措了。

    “鳳昀少爺,剛才是我開玩笑開得太過分了,你別哭。”

    鳳山還真的是頭一次碰到眼淚說來就來的*輕人,而且還是鳳家少爺,哭的不是一般的哀切,不是一般的長久,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殺了他全家。

    然而想到這里,他突然就明白了鳳昀為什么會哭。

    十有**是想起死去的親人吧?

    “鳳昀少爺,你放心,我們鳳家的長輩通通都很好說話的。去內域生活的話,所有人都會善待你,大家都會張開懷抱歡迎你回來。

    雖然**機會見到少主和您的父母親、外祖母,但以后鳳家每*都會有專人去薩達星和月嵐星祭拜他們的,你不需要擔心因為你去了內域,暫時**辦法回來,他們的墳墓就無人打理。”

    鳳殊終于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鳳山接收到了她的提示,很是尷尬地飛快結束了這個話題。

    好吧,哪壺不開提哪壺,他的確是犯蠢了。

    “別理他,他就跟崇舒哥一樣,常常管不住嘴巴。以后自打嘴巴的時候多著呢,我們到時候自然可以看他笑話。連開玩笑都不會看場合的家伙,肯定厲害不到哪里去,他也就這樣。”

    鳳殊是故意貶低鳳山的身份的,鳳山不在意,但鳳昀卻不好意思繼續讓人這么尷尬,深呼吸了好幾次,總算是勉強平復了心情。

    “抱歉。我只是突然很想爸媽他們。要是他們知道我們找到了媽媽的娘家人,他們一定會替我們感到高興的。而且知道姐你**辜負他們的期望,一直將我保護得好好的,肯定會感慨他們女兒長大了,而他們兒子卻還是這么不懂事,一點小事都能哭得稀里嘩啦的。”

    鳳山微微挑眉,顯然鳳昀這么自嘲出乎他意料。

    鳳殊卻知道自己弟弟的確平復了心情,眉眼彎彎道,“你知道在我面前永遠都是一個小屁孩就好。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我是你姐,又不會笑話你。至于鳳山,以后他都會跟著我,你把他當背景板就好了,眼不見心不煩。”

    “姐,鳳山叔叔不是你的護衛嗎?我們......”

    鳳昀想說他們姐弟倆還是要多多尊重一下鳳山的,然而鳳殊和鳳山卻都不約而同地開始大笑,讓他丈二摸不著頭腦。

    “鳳昀少爺,按輩分算的話,我和兩位是平輩。按身份算的話,你是少爺,我是少主的護衛,你直接叫我名字或者喊哥哥都行。”

    鳳殊卻朝鳳山哼了哼,提醒弟弟道,“給你參考參考,比我們倆要低一個輩分的七姐一直都連名帶姓叫他。”

    鳳昀很聽話,選擇了直接叫名字。

    他現在對鳳家**任何了解,而他姐姐又已經是鳳家少族長了,最保險的做法,就是遵循舊例,以免發生他無法預料的事情。

    鳳山倒是不介意他叫他名字,畢竟鳳殊也這么叫他,而鳳小七的確也這么叫他,鳳昀這么跟著叫也是合情合理的,只是,他莫名其妙地感到了些微不爽。

    “你們都叫蕭家那小子崇舒哥,按道理,我還比你們都要*長,輩分也一樣,偶爾私底下也可以喊一聲哥哥的嘛。”

    鳳殊瞥他一眼,“別學蕭崇舒嘛來嘛去的,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這可不是什么好習慣,他都要時間來改掉,難道你還想要近墨者黑?”

    她并不是任何時候都叫蕭崇舒哥哥的,就像即墨之前也提醒她最好叫他名字一樣,她也要提前做一下準備,以免將來在公眾場合都這么喊晚輩。

    明理識趣的人只會認為她和他們關系好,以君家人身份與外域人相交,是不拘小節,但好事生非之徒卻會嚼舌根,將流言蜚語唱地到處都是,*一說她和他們有些不一樣的|私|情,那終究會是麻煩。

    眾口鑠金,積毀銷骨,人類的智慧與真知灼見無所不在,人類的愚昧與偏見同樣俯拾皆是。

    “這還是第一次覺得蕭崇舒這個名字聽起來也不錯。”

    鳳山知道她多少也顧及了他的立場或者面子,不管怎么說,這一點就值得他以后多注意點自己的言行。

    他這個少主,比起直來直往的鳳小七來,她顯得九曲十八彎多了。并不像她的*齡與面容所展現的天真不知世事。

    鳳昀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鳳殊,眉頭微蹙,下意識道,“姐,姐夫很愛你。”

    鳳殊眼角抽抽,不知道他為什么前言不搭后語,但他剛才傷心欲絕地大哭,她現在只想要配合他所有話題,“我知道。”

    “那以后就不要讓鳳山和你單獨相處。我不希望姐夫誤會。

    三伯說過很多次,阿圣很像姐夫。阿圣對真正在意的人和事永遠都是憋在心里的,即便親近如我,有時候也需要過很長時間他才愿意告訴我,更多時候都需要我細心觀察和揣摩,才能夠略知一二。

    但是我并不是一直和他在一起,也就是說,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在他不愿意告訴我的范圍里,肯定還藏著一些什么。他經歷了什么樣的難堪,傷心,悲痛,憤怒,我通通都不知道。他心底的驚濤駭浪到底是怎么樣的,持續了多久,面積多大,也**任何人知道。

    他朋友很少,唯一一個算得上親近的屠樊,最后也鬧翻了,這幾*一直都處于冷戰斷聯的狀態。

    這兩*,他好像刻意向成*人的世界靠近,一直都努力想要成為合格的大人,就更不愿意說自己的心事了。玩沒法一起玩,說也沒處可以說,有時候我真的會很擔心他有朝一日悶壞自己。

    阿圣*紀這么小,就已經是這么內斂的性子,姐夫恐怕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又對你這么上心,一度因為你的失蹤變得歇斯底里,那幾*瘋瘋癲癲的模樣讓爺爺都感到心驚膽戰。

    越在意的人和事,他肯定越埋在心底,越不會和別人傾訴。”

    可能是怕鳳殊不放在心上,也怕鳳山執意要越界,鳳昀緊跟著又加了一句,“阿圣有自毀傾向。”

    鳳殊的眼神沉了下來。

    鳳山盡量緩和氣氛,“什么意思?圣哲小少爺特別喜歡挑戰高難度任務?”

    “姐夫失蹤之后的那一*,我連睡覺都不踏實,一定要摟著他睡,他半夜起床上廁所,我也跟著。他白天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他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那一*,他做的最多的事情,只有兩樣,一個是躺在床底下,兩眼空洞地看著床板,一個是爬樹,然后從樹枝上往下跳。

    大伯本來親自陪著我們的,但是他身體當時也不是太好,又要照顧大伯娘,爺爺和三伯也沒空,二伯就當了我們的跟屁蟲整整一*,以至于后來有一段時間他看到樹就心煩。”

    鳳殊抿唇。

    不是她理解的意思吧?

    君臨失蹤的時候,鳳圣哲剛開始上學。她曾經看到過一些君臨帶孩子的視頻,盡管*紀很小,但是君臨將他帶的很好,也會像普通的小孩子那樣跟父親撒嬌。

    會撒嬌的孩子,說明內心切實感受到了愛,所以才會這么放松地流露出天性。不懂得撒嬌的孩子,除非天生殘障,或者天性冷淡,否則一定是后天過早地體會到了現實的殘酷,以至于無法再本能地釋放天性中的幼稚。

    “他當時*紀太小了,所以一直不知道自己的狀態說明了什么。

    后來幾*我們都小心地觀察著他的變化,我也盡量跟著他。爺爺可能暗中還派了人,只是一次都**出現過。反正直到上中學為止,我們一次都**放松過。

    中學開始,小樊和阿圣走得近了,自然而然他的注意力就被轉移到她身上去了。小樊也不怕他罵人,也不怕他不理她,更不怕他打人,他說什么做什么她都安之若素,她想要說什么做什么也都直接這么做,從來不對阿圣手下留情。

    她實力有一段時間還總是壓他一頭,爺爺他們還樂見其成,以至于他自己打又打不過,罵又罵不走,君家還從來不趕人,他后來見到小樊就來氣,所以總是來一次就打一次。可能也幸虧小樊愿意陪他鬧,還真的有能力和他對打,以至于他的壓抑也少了一大半。”

    “屠樊是誰?”

    鳳殊無語,懷疑鳳山是不是****了。

    “你都不知道,你覺得我有多清楚?”

    鳳山聳了聳肩,“只是覺得鳳昀少爺這么喊的人,估計是真的很親近的朋友。這一點信息卻**掌握到,說明鳳家的人還是偷懶了啊。”

    這可很不妙。鳳家在外域布局多*,這點公開情報都不能夠獲取全面的話,說明漏洞當真不少。又或者,的確收集到了情報,但是卻當做不重要的消息,所以略過去了,并**呈上來給他看。

    “你在背后調查我們?”

    鳳昀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當然。你是我們鳳家的少爺,為了保證你們的安全,我們鳳家難道什么都不做?君家人大致可以保護你們在外域的安全,可如果來自內域的人通過少主的背景追蹤到了聯邦,為了拿捏少主,要將鳳家連根拔起,你覺得會不會有人特意來這里捉你和圣哲少爺?”

    鳳殊皺眉,“你嚇唬孩子干什么?他還小。”

    “哦,你還小啊,鳳昀少爺?”

    鳳山的語氣倒不是嘲諷,只是就事論事般的反問。

    鳳昀盡管才成*不久,但作為男人的自尊心還是有的,“姐,我不小了。”

    “在我眼里永遠都是小屁孩。”

    “就算在你心里永遠都是小孩,我也不是小孩了,姐。你總不能為了保護我,就讓我乖乖地呆在安全地帶,永遠都不去經歷風吹雨打吧?”

    鳳殊聞言笑了起來。

    剛認識的那段時間,盡管他小心翼翼地照顧她,可她決意活下來之后,她便總是對他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他一旦流露出脆弱的神情來,她就會嘲諷他是一朵經不起任何風吹雨打的小花。

    “姐,我可不想要做小花。”

    “你想要做小花也得長得夠漂亮才行,你覺得你漂亮嗎?”

    “姐你最漂亮,你現在可是我們家最漂亮的女人。你才是花啊。”

    鳳昀立馬打蛇隨棍上。

    鳳殊哈哈大笑,再次上手揉亂了他的頭發。

    他們家只剩她一個女人了,即使她不漂亮,也理所當然地是家里唯一一朵花。

    “我師傅以前常常叫我小花,這也是為什么我一想到這個名字就有種牙癢癢的感覺。你這么多*是不是也覺得自己看到花就想要摘掉?”

    “**。我才不像姐你這么|暴|力。我從小就不喜歡使用武力。”

    “是你**辦法使用武力吧?”

    “姐,我不要面子的嗎?”

    “你在我面前需要面子嗎?”

    鳳昀雙肩耷拉下來,“我永遠都說不過你。”

    “哪天你說得過我了,就說明你真的長大了。”

    “你明明知道我就算說的過你肯定也不會去說你。”

    “所以你在我心里永遠都是小屁孩。”

    “小屁孩就小屁孩。”

    他噘嘴。

    鳳山見狀簡直呆滯了。

    這繞來繞去地就直接將人繞暈了?還是因為鳳昀是弟弟,所以他就干脆認輸了?即使是姐弟,很多時候也講究輸贏對錯的吧?哪怕不在意輸贏對錯,也不可能這么輕易就低頭退讓的吧?

    然而鳳昀毫不猶豫地就低了頭,男人的自尊心可不是這么容易就丟棄的。除非他知道即便自己繳械投降,對方也不會傷害他,不會羞辱他,不會回避他,不會拋棄他,不會......

    徹底地無視他。

    手足之間的這種信任,彌足珍貴。

    她和君臨之間的默契,是否也已經到了這種程度?還是說,已經完全超越了這種程度,已經發展到了更加深入的階段?

    鳳山嘴角微挑。

    鳳昀的警告,他要不要也一并認真地考慮考慮呢?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最好的时时软件 股份期权和股票期权的区别 贵州11选5彩票 广西11选五开奖走势 体育彩票开奖时间日期 美国股票历史走势 陕西省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彩3d直选中奖多少钱 福建快3下载 上海3d开奖号码是多少 山西快乐十分助手下载 好运快三是哪家彩票 黑龙江11选五体彩500彩 吉林11选五遗漏 吉林11选5计划 股票 甘肃省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